home    login   RSS  
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新发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人链接<<
Apologize--One Republic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杂言]1   
              
「oliang 发表于 2016-1-30 0:57:00」

一无所失。第一幕

开场

1.

空镜头,街景,女一号清唱,每隔一段曲子,有一个“卡擦”杂音。

2.

镜头随着清唱穿过街道,以一个窗户为中心,视野上移。

窗沿出现女一号的脸,头发蓬松,继续清唱,伴随着“卡嚓”的杂音,清唱的曲子进入结尾,镜头拉开,窗沿出现女一号完整的上半身,头发蓬松,拿着一把左轮手枪顶着太阳穴,随着清唱最后一个调子结束,镜头拉黑,黑幕响起最后一记“咔擦”声

(此处需要原唱歌曲1

酒吧内景

3.酒吧桌

特写镜头。打火机发出“咔”一声,接着传出火柴“嚓”一记下声响,镜头拉开,一个老板模样的人用火柴点了根烟,挥手拒绝了一旁服务员递来的打火机。他用世故的眼神望向酒吧唱台,男一号陈宗华正在驻唱,一曲《相约98》,他一路低头顾自唱着,毫无激情。

               酒吧桌:老板

    打了个手势,唱台上伴奏停止,陈宗华依旧在唱,老板用力拍了下桌子,震得数个酒瓶倒下,老板喝了声:下来下来!

                酒吧桌:老板

唱一晚几个钱?

               酒吧桌:陈宗华

30

               酒吧桌:老板

酒吧老板拔出一根烟,把桌面上的打火机推到陈宗华面前,陈宗华没动。服务员见状拿起火机给老板点上,吐了一口烟后,老板说了句:不值,现在99年,马上就千禧了,懂吗?谁还听你这种老调子。一边说着一边拿两根手指敲击着桌面。

               酒吧桌:陈宗华

要唱值的歌,120一晚。

              酒吧桌:老板

听了陈宗华这句话后,他嘴巴张着几秒没动,烟从嘴巴里飘出,几秒后嘴型变成嘲笑的形状,然后很自定的把手伸进了一旁女服务员的裙底,说:120一晚,你的嘴够值钱的。老板摇了下带着粗金链的脖子,又狠狠推开女服务员,冲陈宗华吐出一个字:上。

             酒吧桌:陈宗华

陈宗华起身,和老板形成一高一低对视状,拿起桌面上小半瓶酒一饮而尽,左手从老板嘴上夺过半截香烟,单手用指甲掐掉烟蒂,抽了一口掐进老板的杯子里,接着拉起女服务员的手就往唱台上走。

             酒吧唱台

开唱前陈宗华脱掉外套,系在服务员短裙上,接着面对话筒,左手掌横向仰翻,右手快速打出“啪啪”两下节奏,斜过脸教服务员也打一样的节奏,接着开始唱了一首抨击现状什么的总之很嗨的歌(此处需要原唱歌曲2)

            酒吧桌:老板

陈宗华唱完拉着服务员下来,酒吧老板边上多了一个面相不善的混混,把之前陈宗华掐过烟的杯子,连酒水扑在陈宗华脸上,接着甩了一记耳光,从陈宗华口袋里翻出钱包,抽出身份证递给酒吧老板,老板瞄了一眼,就把身份证放进自己口袋,说了句:就这么唱,30一晚,等听烦了你就滚。

酒吧桌:陈宗华

陈宗华面无表情,俯身一把抽出服务员的短裙(她还围着陈宗华的大衣),擦了下自己的胸口,说:30一晚,唱到你倒闭为止。然后定了定女服务员的手,接着说:这个女人归我罩。

酒吧桌:老板

面目不善的混混立即将陈宗华的头按到吧台桌上,拿枪顶住太阳穴,陈宗华同时也迅速拿手上的裙子单手包了桌上满杯的洋酒,迅速塞进老板的裤腰里,顺势点了打火机对上。笑着说:外套在姑娘身上,天冷,手会抖。镜头拉到陈宗华被枪压到桌子上的脸部特写,留下一个镇定的笑容。

            吧台长桌

长桌上传来一阵敲击声,镜头里出现一个衣着成熟,略显年龄的女子,她拿插着草莓的勺子敲击着红酒杯,笑有深意的对着镜头。

 酒吧桌:老板

酒吧老板和混混看到这个女BOSS示意,立即松了手,放下话:“姑娘归你罩,小子放灵光点。”说完指了指女BOSS的方向。

           吧台长桌

陈宗华牵着女服务生走向门口,路过吧台长桌停了下,女BOSS一身露胸装,端坐着,左手将陈宗华的衣领撤到自己面前,又拿右手伸进陈宗华的衣领胸口,掏出来一个松握拳头的手型,仿佛手里捏着的就是陈宗华的心脏,手型一紧一动,像心脏的跳动,女BOSS翻过手掌,是两颗草莓,她将草莓放手心里碾碎,碾出淡红的汁液,拿沾满果酱的手,拍了拍陈宗华的脸,又拍了拍女服员的脸,用缓慢的语调说:般配。会唱,会娼。说完拿手背捂着嘴巴开始妖笑,酒吧里的其他混混也开始跟着笑。

          第一幕结束。

 


end
 
[诗歌]猫胖纸   
              
「oliang 发表于 2012-2-7 17:47:00」

有一天,我的画廊倒了

我店里养的猫还肥胖如故

这个时候我应该请大家吃饭

拍拍那只猫的肩膀,这样讲

都说你是只招财猫

可是你招来的财哪够你吃的

 

可是也有一天,我的店肥了

我店里养的猫,那简直要流出油来

这时候我也应该请大家吃饭

拍拍那只猫的肩膀,哭声满怀的说

现在大家都肥的那么过时

都没人要了你说怎么办

 

我在菜场卖鱼哦

八块一斤的秋刀鱼我不卖

十八块一斤的大黄鱼我也不卖

我是很有操守的猫胖纸

有一天我在菜场的鱼摊歇菜了

我要和我的主人吃喝一顿

拍拍他的肩膀,问他说

到底是谁特么更有操守

有一天我的鱼贩生意灵光了

我也要和我的主人撮一顿,说

你看你长的,都瘦得像条细鱼

我流出的油,给你当面霜擦么太浪费

给你当半夜的润滑剂么你又用不上

我特么一只猫胖纸

怎么就横竖都对不起你呢


end
 
[诗歌]巨鸟与醉客   
              
「oliang 发表于 2012-1-13 21:57:00」

有天夜半我碰到一个醉鬼
在我曾经呕吐过的城市大街
哭着说些难以分辨的话语
好像是,到明天,到明天啊
我就要变成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要是二十年前,我早点狠下心肠
如今肯定是家财万贯,受人尊敬
他走着走着,就着一杆路灯蹲了下来
双手捂脸,一幅中年男人的可怜相

我终于要变成自己不认识的人了
如果是十年前,我及时觉悟
现在也肯定不是狼狈不堪的模样

终究还是要变成自己不认识的人
到明天,到明天

到这里,他含糊的自言自语
开始语无伦次
我正打算继续前行
装作有目无睹的轻松样子
他却抬头瞪着我:我有什么好让你笑的!

到明天我就不认识你了!
我不认识你们所有人!
我的这里一直在回环啊回环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我这一生作过的决定、试图扭转的东西太多
后来发现所有的结果
都是我自己在跟自己转圈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路灯竿子上爬
像是唐吉坷德偎依着命运的长枪
从现在开始,我宣布
我服从年龄岁月的安排,不再有任何奇异的念头
我要开始正常工作娶妻生子,抛弃怪想冥思
我要接受这个平庸的世界,像翻着一本烂书
没有奇迹,没有期盼,没有陌生的闪念
连头顶的星空也只是尘埃的漏斗!

我顺着他的话,抬头观望四点半的星空
有一个黑点正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
是朝着我们的方向而来,它在降落
渐渐它的形状开始可以用肉眼区分
翅膀和爪子的边界变得清楚起来
起先像黄鹂,再过几秒钟是鸽子的体态
接着有了老鹰的大小
后来它的体积变得难以形容的庞大
黎明从微光又重回黑夜
它伸出幽绿荧光的爪子
几秒之内
把那位醉客从路灯杆上抓起
又将他挂在前一根路灯杆上
接着巨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醉客从灯杆上艰难地滑了下来
面色镇定,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还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我
拍了拍灰尘就消失在这街头


end
 
[诗歌]女孩与睡枕   
              
「oliang 发表于 2011-8-16 20:55:00」

凌晨两点半的八一南街

路边啜泣着一个拾荒女孩

我走近她,问她是什么原因

会这样哭个哽咽不停

断断续续的她向我说

她找不到她的小枕头

昨天还在这个垃圾箱底下

 

我睡觉也要用枕头

她抽泣着

换了另一种眼神看我

只要我睡着,这个小枕头

有时候会变成冰冷的毒蛇

有时候会伸出可怕的爪子

既然这样

这坏枕头丢了也就丢了

 

不等我说完,她的哭声更大

可是有一晚,你不知道有一晚

我的坏枕头突然变成温暖的小猫

你不知道那小猫有多可怜

你不知道那温暖的小猫有多可怜


end
 
[诗歌]伶人噩梦   
              
「oliang 发表于 2011-8-16 20:54:00」

你捂紧了胸口,并不知道

床单的颜色正在

汩汩流向地面

几乎是急速褪成白灰

与墙面颜色达成同谋

百叶窗外,鲜花

带着铁链的踉跄之名

铿嚓,铿嚓!

耳根千钧满载,片刻间

被奇怪的调子起伏又放轻

是唢呐,由远及近

热闹但让你感到恐慌

正准备退向路边

好好做个旁观者,

却惊恐万分的发现

他们手中吹奏的并无指孔

 

听,有木料停靠的声音

一切嘎然而止

寂静开始堆积

如深不见底的水槽

下水口通向宇宙的渊面

你慢慢把脚挪移

向着看不见的平衡中点

半寸、半寸

好像还差一点

还差一点

不对、不对!

这样窒息的寂静

是让我追想,刚才——

那木料的停靠

为什么会有空闷的回音?

 

一切都在计算之内

我在自己的叙述中

安然醒来

手中有如废纸的抒情

嘲弄着目击者的视力

窗外一整片荒原开始喷溅晨露

滚滚急走的芒草向后退行

叶缘如刃,阵阵相锉

 

向前向前,东方有朝霞艳如歌妓

后撤后撤,侧耳闭目坐等暮色四起

看长河涌起鳞甲,想着

若不是独自汪洋

你不必抒情


end
 
[诗歌]喻明   
              
「oliang 发表于 2011-8-16 20:53:00」

当幼鹿结束它们的迁徙

陌生的土地,众多植物的叶子开始担心

自己会被咬掉半片

或是被那鹿蹄盖出个大印章

南半球的这个纬度,以后还会有

更多的有趣的故事落脚

有把同伴的遗体缠上绷带

送进了三角石堆的异事,后来又被

更加远道而来的同伴

费劲将它们向着大英博物馆水路一程

这些都是一千六百万年以后的光景

 

现在,只能在清晨十分里看见

从海岸另一侧漫向我们、围拢我们

这遍野茫茫的雾气

冰冷、甘甜,一切故事还未发源的完好时刻

明天、后天,一千六百万年后倒数到现在

都是长长的安静时光

只有鹿群迁徙和雾气濛濛

 

爱着一切与自己无关的事物

每个晚上我的胸膛总是起风起雾

是到了缠上绷带让河马欢笑的时刻

还是该解开绷带自睹一番干结的麝香?


end
 
[诗歌]如今从前以后   
              
「oliang 发表于 2011-7-9 23:14:00」

每个夜晚我都找来一本书

白色的封面总是不赖的选择

接着手指捻动,像诵经念咒的僧侣

把彻夜的不眠锁入它的封面与封底

直到白色的书皮被填满,漾出了颜色

 

一晚一晚我辨不出这样已经过了多久

从屋舍墙角开始,书皮溅出的深色浆液,

向着四壁蔓延,包围了桌椅也封住了窗户

接着天花板也被占领

最后灯泡也失去光亮

像是个上吊的哑巴

 

各种低微的情绪落向边际四周

宛如第一抹潮湿在炭火失去余温后的到来

它们已经将我分解

若是归还给了无尽时间里的各种微细

为何还要附上隐隐的指责?

从额头到眼角,以及拒绝说出的许多

等我在每一颗粒上都接受了残缺

它们便开始相互接连

组向那看不见的完整

 

这四周倒叙的低语,有着阴云般的低垂和轻薄

只要我落向书页的眼角透露出

任何一丝秘密的变化

它们都会向身份可疑的语句围拢

用瓢泼的降水暗示我

有情有义的雨景——

离得越远,越是恰当!

 

窗外天色在一点点露白,我耷拉下眼皮

屋里的桌椅凳子,茶杯脸盆

逐渐失掉各自的指称

对它们功用的回想也开始变得不济

眼前的家什物件都开始漂浮,模糊中只看得叶绿似的椭圆

反卷的边缘在眼波中折射出一轮一轮迷离的色彩

枕岸的我渐入模糊

在低微的意识里,我对自己说

这好像是一幅莫奈之景

该取些什么材料幻作莲花,方好成其完整

我又感到胃中空空

马上就有一个个充满视觉的肉包出现

在茶杯脸盆变作的睡莲之上

托成一朵朵喷香又饱腹的莲花


end
 
[诗歌]披着仙人掌的鼹鼠   
              
「oliang 发表于 2011-7-9 22:32:00」

作废。


end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
我要啦免费统计